•  
  •  
 

Article Title

導言

Abstract 摘要

生命倫理學深受英美的道德哲學(尤其是自由主義)的影響,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大部分當代生命倫理學的著作都是從自由主義的道德前提出發來論証關於生命倫理課題的結論。然而必須提出的問題是,從事生命倫理學的探究是否必須從自由主義的道德前提出發?Norman Daniels 等生命倫理學家在其近作From Chance to Choice: Genetics & Justice 一書的一篇附錄裏指出,自由主義的道德架構是目前得到最佳表述和辯護的道德思想架構,其言下之意是理所當然地我們應從此一架構的道德前提出發從事生命倫理學的探究。

然而, 倘若我們接受著名道德哲學家Alasdair Macintyre 對道德探究的看法,我們就不會同意Daniels 等人的看法。Macintyre 認為自由主義只是眾多的道德傳統之一,他在Whose Justice? Which Rationality?一書里指出並沒有跨越不同傳統的理性標準可用以支持自由主義具有普遍的合理性。相反,他認為不同傳統本身就其備了它的合理性。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