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寬容是西方自由主義的核心,它讓相互排斥的觀念與行為可以相互和平的共存, 而不是讓這些觀念與行為的支持者們相互消滅。但是,在對寬容的挑戰方面,遜奈、女性割禮、陰蒂切除或生殖器殘害等帶來的的挑戰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在這篇文章中,我對西方人對上述行為的批評進行了批判,這並非是要為它們作辯護,而是要指出,西方自由主義本身並沒有提供一個跨文化和永恆的原理,因為它的原理只是在自由主義傳統內部才獲得融貫的。西方人對於遜奈的批評經常將非洲婦女的身體象徵化為陰蒂,這是西方關於性和政治自由概念的象徵。遜奈實踐在其信仰、傳統的網絡之內是融貫的,施行者就是在這些網絡內實施它們的,並因此在這些傳統中得到合理性的辯護。麥金泰爾關於道德質詢的概念於不同傳統間的文化及道德對話這一複雜世界裏,給我提供了一個指導。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