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劉偉成

Year of Award

8-7-2019

Degree Type

Thesis

Degree Name

Doctor of Philosophy (PhD)

Department

人文及創作系.

Principal Supervisor

羅貴祥

Keywords

Chinese poetry ; History and criticism

Language

Chinese

Abstract

現代性,在 19 世紀初傳入中國時,只算是願景,成為晚清以後知識份子推動社會改革的目標;而詩,則是幾千年來的中國文化精粹, 是士人操持的語言。兩個分別屬於過去和未來的理念卻多次給譚嗣同、梁啟超、黃遵憲、胡適等先鋒拉在一起,試圖以解放詩體帶動社會改革 ---- 新詩便是以「修身到治國」的推展模式成就的「現代傳統」。在第一重的推展中,周作人率先以〈小河〉實踐其所謂的「人的文學」,聞一多有感於滿目瘡痍的文化景象,以「休息的馳態」,勉勵人伺機而動;在第二重的推展中,魯迅、徐志摩以散文詩來包容「現代鄉愁」中的文化矛盾,保住了時代的開放性;在第三重的推展中,曹葆華、李金髮和侯汝華進一步擴大接收的面向,通過翻譯外國的詩論和詩作鞏固新詩的格局,拓展風格。論文題目中的「盪懷生家國」所涉的就是此層層推展的家國關懷。中國的現代性或許就是那以借來的現代性為目標的追尋,令近代中國掉入了如此弔詭:當國家因救亡的迫切需要而從西方承接了「實用現代性」以興產業、壯國防;而中國詩歌幾千年以來都是最能啟蒙民心的「抒情傳統」的載體,它的發展在「詩體解放」後卻遭到忽略,連同其中所包含的「審美現代性」也遭到壓抑---- 中國詩人嘗試掙脫個人抒懷和羣治籌謀的矛盾的困鎖,將自己歸化到歷史發展的大勢中去推動社會發展,遂激起上述的重重波瀾。

Comments

指導老師: 羅貴祥教授 ; 硏究論文呈交人文及創作系 ; 論文(哲學博士)--香港浸會大學, 2019 ; Abstract also in English

Bibliography

Includes bibliographical references (pages 221-233)

Available for download on Sunday, October 17, 2021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