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臨床工作者在閱讀Margolis 教授的文章(1976, pp. 238-55)時,有可能會對“醫學是意識形態”(p. 253)的說法感到吃驚。即使把同性戀愛或多指畸形判斷為疾病是由於文化方面的偏見;但原發支氣管癌和傷寒仍確定無疑是疾病,與任何具體的文化或意識形態都無關。疾病狀態似乎有一個硬核,承認這種狀態並不是文化習慣的作用,更不是意識形態的作用。而且,這個硬核似乎相當大,包括大量的傳染病和代謝病一事實上包括所有危害人體基本功能、具有明顯軀體基礎的那些疾病。不只是臨床工作者,還有一些醫學哲學家們也會把Margolis的論點看作是關於疾病本性的一種危險的曲解,是根據文化方面的幻想,按照一時興致所在,對健康和疾病的概念重新下了定義。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