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有些人反對在實驗室中克隆人類前胚胎,理由是,這一過程有損人類前胚胎的尊嚴,是對人類前胚胎的不尊重。另一些人則論証說,與人類前胚胎不同,個人顯然有權利受到我們的尊重和關心,如果可以預見人體克隆對個人將是有益的,或者至少不會造成麻煩,那就應當允許克隆人。基於後一種觀點,法律理論家John A. Robertson論証說,既然克隆無害於顯然有權受到我們尊重和關心的任何人,那麼,應該允許克隆。他特別論証說,克隆子女不可能真的因克隆而受到傷害,因為他們會把他們的存在歸功於克隆過程。我在本文中將証明,克隆及其相關的過程事實上確實使現實中的人體克隆子女處在受到真正傷害的危險之中。因此,我為探究克隆及其相關技術在道德上的可允許性提供了一個基礎,但我并沒有暗示,人類前胚胎有尊嚴,或者應當受到尊重。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