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認為新生殖技術會誘使人“扮演上帝的角色”這種反對意見是常見的。本文考查三種反對意見:1)這些技術“侵佔了上帝在生涯的領地”﹔2)這些技術使我們能夠“製造”我們的子女;以及3)這些技術使我們否認人類的局限性。這些反對意見都沒有提供決定性的理由來反對新生殖技術;每一種反對意見都要求進一步提供令人信服的論據。然而,已表明不要“扮演上帝的角色”的警告,在關於醫學輔助生殖的爭論中起着重要的規勸作用,需要對在新生殖方式情境中的生物共同性、局限性以及負責的共同創造性的意義進行反思。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