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對於那些即將死於艾滋病的人來說,在自殺協助可以得到的地方,如美國西海岸的同性戀社區和荷蘭,我們必須考察醫生和朋友(包括情人、配偶、家庭成員、宗教顧問、支持團體的成員,以及其他熟人)在協助一個艾滋病患者決定和行使自殺的過程中所起的不同作用。本文作出一個中心假定:在自殺協助可以獲得的地方,盡可能地保護和加強選擇的合理性是他人的道德義務。在關於艾滋病中自殺的理性選擇中,可以識別出四種成分--不管它是贊成自殺的選擇還是反對自殺的選擇。艾滋病患者可能自問的問題可以表述如下:(1)“自殺是我想考慮的選擇嗎?”(2)“我應當保留治愈的機會嗎?”(3)“我應如何確定自殺的時間?”(4)“我將給他人的幸福和利益以何種份量?”儘管醫生經常作出與(1) 相關的斷言,但他們恰當地涉及的只是(3);儘管朋友和親密的伙伴經常提供給病人與(3) 相關的趣聞軼事,但他們主要涉及的是(1)。簡言之,醫生和病人經常干預艾滋病患者就自殺所作出的選擇的錯誤部分。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