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Warren and Brandeis 有關侵犯隱私權之訴訟,有一個主要是社會性目標:獲得法院的同情,強化文明的規範。多年以後,在Griswold v. Connecticut(1965)的案例裏,最高法院宣示以個人為焦點的一項隱私的憲法權利。在這個及往後有關墮胎及「死之權利」的判例裏,即顯然看出,Warren and Brandeis 那種維多利亞式的「不受打擾的權利」(the right to be let alone)已變形為自主的權利,其多種變形使得加以預測甚至是描述,都成為棘手的事。然而,隱私乃是自主的一項不充分的代理(an unsatisfactory proxy for autonomy),也許正因為如此,其作為這些領域中的根據之重要性,已然縮減。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