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全腦死亡”標準,在死後器官捐獻和對符合這些嚴格標準的病人終止治療方面,得到了西方文化的支持。但是,它們對亞洲文化和照顧持續性植物狀態的倫理學來說,沒有多少價值。本丈把“包括腦幹的整個腦”的標準作為一種默認的觀點,以此為基礎,本文為綜合性的統一確定死亡法規引入一個公式,但允許有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通過事先指令在死亡過程中選擇其他確定死亡的標準。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