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本文對1981年醫學以及生物醫學和行為科學研究倫理問題總統委員會的建議提出異議,該委員會建議美國的所有司法機構應該採納統一死亡確定法案,該法採取全腦死亡定義,而不是高級腦死亡定義。我要論証委員會以哲學家們或一般人群對構成“萬物之靈”(personhood)的是甚麼沒有一致意見為理由,擯棄支持高級腦定義的“萬物之靈論據”是錯誤的。我主張,哲學家們同意認識功能的某些潛力是萬物之靈的必要條件,這一條件不存在於無腦畸形和持續性植物狀態(PVS),所以這類人應被認為死人。我進一步論証,一般人群之間缺乏一致意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對PVS的醫學現實有誤解,以及受到對處於PVS的特殊個人的感情的影響。我也考查並反對曾用來支持委員會立場的兩個可能的論據:高級腦定義會威脅年遇老年人和嚴重致殘者,目前沒有充分的醫學技術來確定何時高級腦活動已經停止。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