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對使用人類基因轉移技術治療健康問題與使用該技術增強或改善正常人遺傳特性加以區分已成為討論基因治療倫理學的標準。一些人對這一區分的規範力提出質疑,認為這忽視了如何在醫學上合法使用人類基因轉移技術預防疾病。例如,用基因工程增強免疫功能,改進DNA修復功能或增添細胞受體獲得和處理膽固醇的功能。一些批評者認為。如果疾病預防是醫學的正當目標,使用基因轉移技術增強人類健康維護能力將有助於實現這一目標。然而,“治療/增強”的區分法不能對合法的基因治療進行界定。我論證在基因治療的預防與增強(以及在基因治療醫學方面的正確使用與基因治療非醫學方面的使用)之間能夠劃一條線,但只有你願意接受以下兩種老式的主張:1)一些健康問題最好被理解為體現在生物系統中的各種過程或部分的實體,至少具備了像受抑制的功能一樣的本體論客觀性與理論意義。2)合法的預防性基因保健應該限於努力保護人的不受更強有力的病理實體的侵襲,而不是改變他們的身體以逃避社會的不公正。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