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摘要

從20世紀70年代後期以來,美國對中國醫學倫理學的評價及中國對美國生命倫理學的反應,經歷了從坦直的批評到熱情的讚揚,從拒絕到接受的過程。但是無論在美國還是在中國,美國的生命倫理學與中國的醫學倫理學一直被認為分別代表了個性主義和社區主義或集體主義這兩種不同取向。這種一般性的對比被人們廣泛地接受,於是中美醫學倫理道德自身的巨大差異,特別是中國醫德經歷的內在多樣性,即使不說被全部忽略了,至少是不幸地被輕視了。不管是美國的生命倫理學還是中國的醫學倫理學,二者都不只有一種占主導地位的思維方式。在美國和中國--傳統與現代--的醫學倫理都是複雜與多樣的。例如,美國和中國的文化與醫學倫理都顯示出個人主義與社區主義的傳統。無論是一般的生命倫理學還是跨文化生命倫理學從本質上都是詮釋性的。詮釋性的跨文化生命倫理學重視任何文化中醫學倫理道德的多元性。通過詮釋,跨文化生命倫理學可作為一種社會與文化批評的重要手段。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