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導言

Abstract 摘要

知情同意是現代生命倫理學最重要的概念之一,也是現代生命倫理學所以充滿活力和備受世人囑目的重要原因。

知情同意這一概念雖然已經歷100 多年的歷史,但在《紐倫堡法典》誕生以前,知情同意往往只是作為醫生爭取病人的配合和支持,以提高治療效果,或者為防範醫療糾紛而採取的一種手段。只是在《紐倫堡法典》問世後,特別是伴隨著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後50 多年的人權運動蓬勃發展,知情同意獲得了新的意義,它首先被理解為對人的生命權和健康權的尊重,對人的權利的尊重。的確,人的生命和健康首先是屬於自己的,因而對生命和健康的任何干預,當然理應得到本人的同意,儘管這種干預有益於生命和健康的維護。特別是在當代醫學對人體生命和健康干預的力度越來越大,後果越來越嚴重,影響越來越深遠的情況下,人們怎能不關心醫學可以給本人帶來的後果呢?怎能不把對本人生命和健康的處置權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呢?正因為如此,知情同意在全世界不同地域、不間民族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都得到了廣泛的認同,並體現在許多國家醫事和科學研究的法律檔中,體現在廣大醫務人員的行動中。

但是,人們對知情同意的理解和認識,由於各自的文化背景和國家體制的差異,卻存在眾多的不同;同時,由於各自國家的醫療習慣和傳統的不同,在實踐知情同意原則時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為了推動對這一問題的研究,本刊這一期就此發表了一組文章,從不同角度就知情同意原則做了分析,我們希望引起對知情同意的進一步討論和研究。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