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ulty Advisor

Professor Chan Wai Keung Timothy

Abstract

〈離騷〉浪漫誇張的想象以及卓越的比興手法使其成為中國文學史上最具價值的作品之一,當中描寫屈原兩次天界行遊的場面最為人津津樂道。而天界行遊中屈原描寫的三次求女情節一直受到重視。歷代注家和學者對於〈離騷〉中的求女情節的寓意可謂莫衷一是。而最具影響力的分別為「求賢說」和「求君說」。

最先提出「求賢說」的為東漢王逸。他在〈離騷〉的序文中便提出「宓妃佚女,以譬賢臣」的說法。在「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兩句,王逸注曰:

楚有高丘之山。女以喻臣。言己雖去,意不能已,猶復顧念楚國無有賢臣,心為之悲而流涕也。或云:……無女,喻無與己同心也。[1]

同時在接下來的「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兩句,王逸注曰:

言己既脩行仁義,冀得同志,願及年德盛時,顏貌未老,視天下賢人,將持玉帛而聘遺之,與俱事君也。[2]

由此可見,王逸認為屈原哀歎楚國朝中沒有賢臣,而只有讒佞小人,故周遊天下以尋求賢士,希望能得到他們的理解和支持並一起輔助楚君,以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王逸的說法在歷代都有不少注家及學者支持。宋代洪興祖首先支持王說,認為〈離騷〉「多以女喻臣」,下女「喻賢人之在下者」。[3]清代戴震、今人湯炳正、姜亮夫等亦同意此說。[4]

最初提出「求君說」的是宋代朱熹。他認為「求宓妃、見佚女、留二姚,皆求君之意也。」[5]清代蔣驥、今人劉永濟等亦支持此說。[6]此外亦有其他各種說法,今暫擇其重要者論之。離騷求女情節一向被視為最難解讀的部分,本文參詳各家說法,認為「求賢說」較為理想,現從女子喻象、歷史角度以及文學影響三方面來嘗試論證之。

[1] [宋]洪興祖撰、白化文等點校:《楚辭補注》,卷一(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30。

[2] [宋]洪興祖撰、白化文等點校:《楚辭補注》,卷一,頁30-31。

[3] [宋]洪興祖撰、白化文等點校:《楚辭補注》(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30-31。

[4] 楊興涓:〈離騷求女寓意研究述評〉,《湖北科技學院學報》,2014年第7期,頁56。

[5] [宋]朱熹撰、蔣立甫校點:《楚辭集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頁20。

[6] 楊興涓:〈離騷求女寓意研究述評〉,頁56。

Department/Unit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Year of Award

2018

Prize

Honourable Mention

Document Type

Student Paper

Share

COinS